<tbody id="mbes1"></tbody>

        <tbody id="mbes1"><nobr id="mbes1"><address id="mbes1"></address></nobr></tbody>

        刑事訴訟法關于偵查階段律師會見權的規定?如何保障?

        來源:未知?添加時間:2019-11-03 23:24
        核心內容:刑事訴訟法中,關于律師會見權,是如何規定的呢?根據一些法規的規定,那么還具有哪些要求的呢?下文將會詳細分析,蕪湖律師網小編希望下文內容,對你有所幫助。
          我國的刑事訴訟在很長時間里都是不允許辯護律師會見在押犯罪嫌疑人、被告人,在1996年修改刑事訴訟法之前,律師只有在審判階段才被允許會見在押當事人,1996年修改后《刑事訴訟法》第96條規定,“犯罪嫌疑人在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后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可以聘請律師為其提供法律咨詢、代理申訴、控告。犯罪嫌疑人被逮捕的,聘請的律師可以為其申請取保候審。
          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聘請律師,應當經偵查機關批準。受委托的律師有權向偵查機關了解犯罪嫌疑人涉嫌的罪名,可以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有關案件情況。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偵查機關根據案件情況和需要可以派員在場。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應當經偵查機關批準。”根據該規定,律師會見在押當事人的時間提前至偵查階段,被稱為律師提前介入刑事訴訟。這無疑是我國刑事訴訟制度的一個巨大進步。
          但是,1996年《刑事訴訟法》第96條對于律師在偵查階段會見在押當事人本身就有較強的限制性規定,包括:
          (1)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犯罪嫌疑人聘請律師,應當經偵查機關批準;
          (2)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偵查機關根據案件情況和需要可以派員在場;
          (3)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律師會見在押的犯罪嫌疑人,應當經偵查機關批準。但是,就該法規定本身而言,除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須經偵查機關批準、偵查機關在律師會見時有權派員在場兩項限制外,并無其他限制。
          對于不涉及國家秘密的案件,律師會見在押犯罪嫌疑人,只需通知偵查機關,以便于偵查機關決定是否派員在場,律師應當有權自行決定何時會見在押當事人、會見時間并了解案情。但在實踐中,律師會見在押犯罪嫌疑人,變成都必須由偵查機關安排、偵查機關都派員在場、會見的次數時間受到嚴格限制、會見時不允許律師向犯罪嫌疑人了解案情。律師會見在某種意義上,變成了“律師會面”,而且是在偵查機關安排和監視下的會面。會見難,特別是偵查階段會見難,成為律師執業“三難”之首。
         如何保障律師會見權的問題
          法諺曰:“無救濟即無權利”。在現實生活中,常常會出現類似的情況,法律明確賦予的權利得不到保障。這是因為,賦予公民的許多權利都是僅僅停留在法律的宣告階段,只是說,公民有權如何如何,公權力機關應配合公民如何如何,但如果不配合,又將如何呢?許多法律在這方面都是缺失的。保障公民權利,不僅是要把公民擁有該權利寫進法條,更重要的是,還要落實權利侵害的預防和救濟機制,這樣才能對公權力進行監督和制約。
          因此,從我們設立的權利保障制度來看,應包括三個層次:第一是法律宣告權利的層次,就是我們的法律為公民設定了哪些權利;第二是權利侵害的預防機制,權力公器為防止侵害行為的發生而進行的預防性措施;第三就是侵害之后的救濟機制,通過救濟來對已經受到侵害的權利進行補償、賠償。(人民網陳楓《律師會見權被剝奪:沒有保障的權利等于零》)限制律師行使會見權是侵犯律師刑事訴訟權利的違法行為,后果是十分嚴重的,在群眾中造成了很壞的影響。有的人就說,律師連自己的權益都保護不了,如何談得上維護他人的權益。要改變這種狀況,關鍵是出現了這種違法行為要有部門負責制止和查處,建立律師會見權的救濟機制。
          全國人大代表楊敏就認為,《律師法》雖然規定了律師的會見權,但是沒有規定這些權利受到侵犯時怎么解決,應該在《律師法》中明確救濟途徑。建議在出臺配套的規章制度時,設置律師執業權利遭到侵犯時救濟的具體途徑,這樣才能讓律師會見權真正得到落實。對此筆者認為,建立律師會見權救濟機制,應當從兩個方面入手:
          首先,應當明確侵害律師會見權為可訴的具體行政行為。
          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屬于作為行政機關的看守所對犯罪嫌疑人的監管問題,是否允許律師會見,是一個行政管理問題。對于監管部門來說,只要律師提交了法律規定的手續,就應該安排會見。對于公安機關侵害律師會見權的行為來說,基于公安機關作為行政機關的性質,無論從《行政訴訟法》第11條關于對“認為行政機關違法要求履行義務”不服,以及對“認為行政機關侵犯其他人身權、財產權”不服提起行政訴訟人民法院應該受理的規定,還是從《行政訴訟法》第12條關于法院不予受理案件的范圍反向推定,對于發生在公安機關的侵害律師會見權行為,律師提起行政訴訟尋求救濟,在法律上可以說并無障礙。而且,《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行政訴訟法〉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條第二款第(二)項規定,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對“公安、國家安全等機關依照刑事訴訟法的明確授權實施的行為”不服提起訴訟的,不屬于人民法院行政訴訟的受案范圍。而限制律師會見犯罪嫌疑人的行為,顯然不是依照《刑事訴訟法》的明確授權實施的行為。相反,這樣的行為恰恰是違背《刑事訴訟法》的行為。所以,理應可以提起行政訴訟。但是,從以往律師起訴公安機關侵犯律師會見權的案例看,有些法院判決支持律師的訴訟請求,而有些法院卻不予受理,明顯存在執法偏差。因此,有必要明確侵犯律師會見權行為的可訴性。

        ??聯系人:沈楚雄律師

        ??傳真:0553-7566855

        ??郵箱:scx7@qq.com

        ??蕪湖律所地址:安徽省蕪湖市鏡湖區北京中路7號偉星時代中心1807 安徽金亞太(蕪湖)律師事務所

        ??合肥律所地址:合肥市北城世紀城金源大道祥徽苑寫字樓1號23層 安徽金太亞(合肥)律師事務所

        合肥蕪湖律師咨詢電話 18955310625
        xml地圖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寸
          <tbody id="mbes1"></tbody>

              <tbody id="mbes1"><nobr id="mbes1"><address id="mbes1"></address></nobr></tbody>